卫生资格

蒋经国在上海查封“孔家财产”反遭蒋介石怒骂蒋经国:亡国了

发布日期:2021-11-14 17:11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48年11月1日,蒋经国望着黄浦江上的晚景,想起两个月前刚到上海之时,内心斗志昂昂,如今却非常凄惨,心中充满无限感慨,几欲流泪。经过70多天的经济改革,蒋经国终究还是没有斗过孔、宋两家。在当天他刚辞去上海区经济督导员一职。辞职报告这样写到:

  “上海区经济督导员蒋经国,因自感力薄能鲜,未能达成任务,内心咎欠,曾向行政院呈请处分,并准予辞去上海区经济管制督导员一职,现经行政院批示,准予辞职。”

  然而,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国民政府的腐败已经是多年的顽疾,岂能由蒋经国一人轻松挽回局面的?当时,在蒋介石领导的国民革命军不仅在军事上节节败退,在经济上更是危机重重。由于蒋介石对孔、宋两家的偏袒,国民军内系统性的腐败已经像癌细胞一样扩散。在那个时候,如果一个国民革命军的领导,不去包养情妇、不逛夫子庙,在同僚中都会被当成异类。

  特别是主管财政大权的官员及亲属,以孔令侃、宋子文为首,利用手中的权力与关系,,利用政策优先和价格的双轨制,从中赚取差价;通过批文配额,大量进口外国商品以牟取暴利。

  在1948年一年度内,国民政府所发行的法币数额就达到660多万亿。然而就算如此,也没有扭转经济上的颓势。这一切都源于蒋介石领导下的国民政府的腐败与没落。以1948年的上海为例,元月时每担大米值150万法币,过了半年就达到每担6500万,从这就可以看出当时通货膨胀的速度是有多么的快。

  快速的通货膨胀和物价的飞涨,不仅让社会陷入混乱,更有着许多危机。蒋介石在刚入秋,便颁布了《金圆券发行办法》和《财政经济紧急处分令》,实施所谓的“经济改革”,企图依靠行政手段管理经济,扼制危机。

  这个“经济改革”,正是蒋介石为了稳定后方的孤注一掷,因此他特派长子蒋经国任经济管制副督导员,赴中国经济、金融中心上海,做经济管制的监督人。蒋经国是蒋介石的大儿子,15岁便赴苏留学,并且在苏一呆就是12年,直到1937年才回到国内。

  这次蒋经国临危受命,深知此行具有极大的意义,身上的责任更是重大。他希望能借此机会重振经济,同时还可以树立自己的威信。8月20日晚,蒋经国从南京乘火车前往上海。

  他在当天的日记中写到:“今日政府正式公布改革币制的方案,此乃挽救目前经济危局肚饿必要办法,但问题是在于能否认真执行既定的方案,否则无论方案如何完整,还是失败的。督导上海方面的经济管制工作,因为自己从来没有做过经济方面的工作,亦没有一点经验,所以恐难有所成就。但既做之,则必须确实负责,认真去完成应付的责任。”

  可以看出,在当时蒋经国的心中已经对此行有一个结果了,那就是“难有所成就”,但父亲蒋介石把他推到第一线,显然是寄予厚望,所以他必须“赶鸭子上架”,还要干的漂亮些,总之他已经骑上虎背,干到底是唯一选择。

  蒋经国胸有成竹地说道:“只需要四五千万美金就够了,数目不多,好解决。”贾亦斌听后,心中还是半信半疑,但是他依旧握着蒋经国的双手由衷地说了八个字:“秉公执法,早日成功!”

  蒋经国到达上海后,马上便拿出铁腕手段管制经济秩序,严格执行限价政策,查抄囤积物资。

  他在九江路中央银行大楼三层设立办公室,还颁布法令:“限制在10月22日前,将旧币兑换成金圆券;在9月30日后,个人不得再持有黄金、白银、银元、外币,一律兑换成金圆券;登记管理所有个人存在外国银行的外汇资产;所有商品价格不得高于8月19日以前水平。”

  蒋经国还亲自撰写文章登报纸,宣称“本人此次执行政府法令,决心不折不扣,决不以私人关系而有所动摇变更!投机家不打倒,冒险家不赶走,暴发户不消灭,上海人民是永远不得安宁的。”

  蒋经国还以北宋政治家范仲淹的格言“宁使一家哭,不使一路哭”自相标榜。为了向大众表现出绝不向豪门退让,他提出“不管你有多少财富,有多大势力,一旦犯了国法,就毫不留情地送你进监狱,上刑场。不惜以人头来平物价!”

  从以上种种可以看得出,蒋经国对此次事件的重视度。他还将上海大亨们全部召进自己的办公室,杜月笙、刘鸿生、荣尔仁都在名单内。蒋经国要求他们带头执行政府决策,交出黄金、外汇。

  自古“新官上任三把火”,蒋经国也不例外。他首先将米商万墨林、申新纱厂经理荣鸿元、中国水泥公司常务董事胡国梁、美丰证券公司总经理韦伯祥等60多人,全部逮捕入狱。就连杜月笙之子杜维屏因“囤货炒股”,也被判了8个月徒刑,总之被处理的全部都是上海经济场上有头有脸的人物。

  然而光指着这些应激办法还是无法从根本解决问题的。在当时的上海,可谓是卧虎藏龙,国民政府各大派系都有产业关联。其中最为棘手的便是宋、孔两家,所有人都知道经济管制如此下去,总有一天会触动他们的利益,蒋夫人不可能再袖手旁观了。

  果然,过了不久蒋经国便遇到了棘手的麻烦。也就是在九月下旬,蒋经国在浦东大楼召集上海工商巨头开会,对部分人在实施经济管制中阳奉阴违的做法,进行谴责和威胁。

  当时杜月笙也在场,因为其儿子杜维屏被捕,心中十分不快,他以人士代表自居说道:“我有个请求,也是今天到会各位一致要求,请蒋先生派人到扬子公司查一查,扬子公司囤积的东西,在上海首屈一指,远远超过其他各家,希望蒋先生一视同仁,把扬子公司囤积的物资同样给予查封,这样才能使大家心服口服。”

  杜月笙的这一番话,让蒋经国大失所措。因为扬子公司的董事长就是孔祥熙的儿子孔令侃,抗战胜利后,孔令侃便利用他与美国各财团的关系,在上海抢滩登陆,创办扬子建业公司。公司成立后,孔令侃依靠“特殊身份”依仗特权,大量进口物资,牟取暴利,此举早被上海市民视为官僚资本的象征。

  不仅如此,孔令侃还是自己的继母,也就是宋美龄的亲外甥,他深知此事必然会牵扯出一连串的关系。但是自己既然已经口口声声说“秉公执法”,必然也没有退避的余地,便宣称:“扬子公司如有违法行为,我也一定绳之以法。”

  然而蒋经国想查处扬子公司,绝不像他表态那么容易。因为蒋、孔、宋三家的关系,是极其复杂的,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。所以蒋经国在动不动孔,动的尺度上,一直很谨慎。蒋经国曾在日记中写道:“前天发现扬子公司仓库里面所囤积的货物,都非日用品,而外面则扩大其事,使得此事不易处理,真是头疼。”

  但是孔令侃却并非如此,孔认为自己后台硬,不仅有着坚实的血缘基础,还有着与美英法等国各大财团的密切关系,丝毫不把蒋经国的法令放在眼里。

  当时蒋经国规定午夜12点以后宵禁,不许通行,可孔令侃偏偏于宵禁时内,开车闯关而过;明令不准囤积居奇,可孔令侃偏偏顶风大量囤积物资,搞得上海市内路人皆知。蒋经国在众人关注下,不得不做出表态,随即命令查封了扬子公司。

  扬子公司被封后,舆论大哗,上海、南京、北平争相报道“扬子公司案”。有为“清算豪门”叫好的;亦有因查封之后,迟迟不作处理嫌拖沓的,“只拍苍蝇,不打老虎”的说法,也宣传开来。

  此时蒋经国如同强弩之末,不得不做出处理了。贾亦斌曾对蒋经国说:“此案若不办理,岂不真如报纸所说,是‘只拍苍蝇,不打老虎’的骗局?”而蒋经国却从来都是顾左右而言他,不去直面回答。

  原来当蒋经国刚查封扬子公司后,准备对孔令侃进行处置时,就碰到了宋美龄的阻挠。当时宋美龄专程来沪,以中秋佳节为由,把蒋经国、孔令侃召到一起。

  宋美龄劝说:“你们是表兄弟,我们一家人有话好说。”蒋经国要求孔令侃顾及大局。

  就这样两人吵得不可开交,最后,孔令侃喊道:“你不要逼人太甚,狗急了还要跳墙!如果你要搞我的扬子公司,我就把一切都掀出来,向新闻界公布我们两家包括宋家在美国的财产,大家同归于尽。”

  蒋介石到达上海后,宋美龄没有让任何人见他,包括蒋经国在内。这期间宋美龄必然反复向蒋介石陈述利害关系。

  而后,蒋介石召见了蒋经国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,他说道:“你在上海怎么搞的?都搞到自己家里来了。”

  接着,蒋介石又召开会议亲自为扬子公司开脱,说道:“人都有亲戚,总不能叫亲戚丢脸,谁也不可能真正的铁面无私,我看这案子就化了吧。”

  就这样,蒋经国也没有了办法,最后对外宣称:“扬子公司所查封物资,均已向社会局登记,遂不属违法囤积。”

  随着这则公告的发出,蒋经国为时70多天的经济管制也宣告结束了。可知蒋经国心中郁愤与苦闷,尽在不言中。后来蒋经国曾说过:“上海经管失败,比济南的失守后果更不堪。”

  还把原先印好的请柬也烧掉了,贾亦斌问他为何烧请柬,蒋说:“亡国了,还请什么客?”可以见得,蒋经国当时已经再无一点斗志了。

  这充分体现出蒋介石的腐败和堕落的家天下思想。当国家的命运与家族的利益纠缠在一起的时候,蒋介石想到的不是平民大众,而是如何保全亲属的财产与声誉,这样做的后果必然是导致民心丧尽,加速垮台。

  即使蒋经国想以铁腕手段拯救垂危的局面,最终也是无功而返,虎头蛇尾。穷的依然越穷,富的还是一样的富,纵算蒋经国满腔热血,也只能是无力回天了。